我想很多人都有那種經驗,當我們處於一個惡境,不管情況再怎麼糟,當仔細評估後,若是覺得還是值得我們盡全力一搏去扭轉惡勢,我們就會全心全意的投入,雖然最後結果有可能仍是不好,至少我們盡了力,沒有遺憾。

 我在美國執業後的第四年短暫地離開了貓醫院,不是因為我不喜歡那邊的工作或是環境,而是我發現因為長期工作下來,我已經是身心俱疲。讓我下這個決定的是我最後一隻重症的貓咪Socks,他是一隻我認為患有嚴重胰臟炎的貓貓,他的兩個主人非常的愛他。雖然貓咪生病時,是我第一次碰到他們,但是他們完全的相信我,並且當我跟他們解釋貓咪需要什麼樣的治療,他們就放手讓我來醫治Socks,完全沒有第二句話。後來貓咪的情況越來越糟,在他的主人同意下,我和我先生在晚上開了來回兩個小時的車子去幫這隻貓咪拿他需要的價格不斐的血漿,希望這個血漿可以停止他病情的進展,但是最後我們還是輸了,我後來在電話中告知飼主,對於貓咪的病情我認為再繼續的治療只是在延緩不可避免,建議讓貓咪安樂死,他們也採取我的建議而同意了。我記得我在掛掉電話後,我自己陪著貓咪送走他最後一程,我哭得無法自拔,因為我知道他很累了,而我也應該要離開執業的環境一陣子了,讓我的心休息後再出發。令我感到欣慰的是,過了幾週後,貓咪的主人帶著另一隻貓咪來找我做健康檢查,在我還沒有機會開口對他們說什麼之前,他們告訴我,他們很感激我替Socks做的一切,雖然他還是不敵病魔,但是他們相信我所做的建議和決定都是為了要給Socks最好的。

IMG_3790  

在台灣,我很常看到患有重症的貓咪,我常跟朋友說,我回來台灣後好像也只幫一隻貓打過預防針,絕大部份我看到的貓都是病到不能打預防針。大部份我有幸碰到的貓爸爸和媽媽都是很好溝通的,最讓我比較難以習慣的是,在言談中,我可以感覺到一些貓媽貓爸對獸醫師的不信任感。對一些緊急重症貓咪的家人,有些更是因為心急擔憂,或是因為貓咪在我們盡了全力治療後貓咪還是得離開我們上天堂,開始質疑甚至怪罪我們是否過度積極治療。

 思考過後,我想我可以理解為什麼這些很少部分的飼主對我們獸醫師的不信任感是源自何處,這可能是獸醫師也要負一部分的責任。在台灣,不可否認的,有極少部分的獸醫師雖然在盡了他所有能力後,還是不確定貓咪到底是患了什麼疾病或是接下來需要什麼處置治療,但是他還是得繼續下去,而沒有給予貓咪或是飼主另一個機會,也就是沒有在適當的時刻放手轉去給最適當的醫師做處置,以至於錯失了一些寶貴的時間,不管接下來是誰看到這隻貓咪,這時候貓媽和貓爸已經對我們失望甚至不太信任。

沒有一個人是十全十美,什麼東西都精通,或是什麼都會,對飼主承認自己有不足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我們得時時提醒自己,總是把病患當做像是自己的伴侶動物,總是想要給他最好的,當我不能給他最好的時候,我們就得去幫他找到最好的醫師來做諮詢或是處置,這不是我們當獸醫師的原因嗎? 而也希望飼主也會越來越對好的獸醫師給予肯定,當醫師盡了全力照護妳的毛寶貝後卻沒有好的結果時,還是肯定他的努力,不然這個行業的確是會讓辛苦的好醫師有一天會心灰意冷

Raj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 O & C. Gigi 的頭像
Dr. O & C. Gigi

Olivia's Fancy Cats' World

Dr. O & C. Gi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llara
  • 願意承認自己的能力也有限制,並「主動」為寵物轉診的醫師,在台灣真的很少,多半都是繼續ㄍㄧㄣ下去… 當然同時,飼主也要能接受獸醫師的能力有其限制是很自然的,不要給予太多的責怪,或許當醫師真的不行的時候,也能坦然的跟飼主承認吧…
  • 是啊 沒錯 這應該是雙方互相的

    Dr. O & C. Gigi 於 2013/09/20 16:46 回覆

  • Sophie
  • 加油!!這是個過程,但盡力就是美好~不希望因此又失去一位好醫生.
  • 謝謝你啊 期實回來台灣 有時候感覺很極端,有時候覺得我很幸福可以在這裡認識飼主和貓咪,但是有時候卻有想念美國那邊的環境...

    Dr. O & C. Gigi 於 2013/11/16 00:02 回覆

  • Daren
  • 真的非常感謝您可以回來台灣為台灣的獸醫界努力。台灣有很多需要改變的地方,也需要像您這樣真的有國外經驗的獸醫師回來。我相信台灣總有一天會進步的,不只獸醫師,畜主們的觀念也是。還是要請您繼續指導及分享給更多的獸醫及貓爸貓媽們,加油。謝謝您!
  • 妳們這樣講 我覺得壓力好大...我想一步一腳印啦 反正就是盡力把每個來看診的貓咪都處理到能力範圍之內最好的....剩下的 大家一起努力...

    Dr. O & C. Gigi 於 2013/11/18 23:5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